养老保险改革不能是一场“零和游戏”

养老保险改革不能是一场“零和游戏”

  养老改革是件关乎所有人利益的严肃事情,不是游戏,更不能是“零和游戏”。退休那些事儿还没说清,如今延长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又为这场争论添了一把火。


  养老保险是怎么缴费的,我们先来算算。按照现行规定,养老保险缴费年限是满15年,也就是必须满180个月。中间可以中断,不影响领取养老金。但已经有专家算过了,这笔钱根本就不够用了。

  所以这才有了最近争论的源头,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官员表态是,“最低的缴费年限是15年,从社会保险可持续来看,这是非常不利的,这个问题在业内已经得到共识。”换句话说,也就是要延长最低缴费年限,在这个15年的基础上还要加几年。在是否同意延长的问题上,各家媒体也有不同的态度。


  同意将最低缴费年限延长,自然不乏其理由。《中国经营报》在报道中就提到,15年最低缴费年限,是基于上世纪90年代刚建立社保制度时具体“国情”设计的,因当时许多企业员工已40、50岁了,为了吸引这部分人参加社保,最低缴费年限定为15年,也是种务实权衡。但时至如今,环境变了,难免催生出“交15年,拿25年”的局面。


  这似乎“合情合理”的调整,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。因为这样的变动会带来“公众权益受损”的想象。弥补养老金缺口,有多种途径,别让百姓自掏腰包补上窟窿。


  光明网也持这样的观点,文章提醒别忽视了失业人员、农民工、还有社保缴纳不规范的民企私企员工。因为这部分人要完整缴费15年本来负担就比较重,而一旦延长最低年限,意味着他们还得多缴,极有可能出现“断保”的情况。


  说到这儿,有人可能会有疑问,如果养老保险能“多缴多得”,再延长几年又有何妨,毕竟能见到“回头钱”。可现在问题就出在“多缴是否可以多得”上。


  因为按照现行的规定,缴费每满1年只计发1%社会平均工资,差额并不明显。换句话说,缴费年限长短,和最终拿到手的养老金多少关系并不大。所以,在我看来,是否延长最低缴费年限,不应强制,而是多在激励缴费上做功课,拿出一套正向的激励机制,让养老保险真正成为一种投资,获益者必须是付出者。


  而即便要延长最低缴费年限,方式上也要有所讲究,不能“一延了之”,像“单独二孩”放开后,关于户籍问题上,社会就鼓励“老人老办法、新人新制度”,这样的思路不妨拿过来做些借鉴,改革毕竟要兼顾大多数人的利益。说到底,改革养老保险最低缴费年限,不能是一场“零和游戏”,一方多了,一方就少了。要避免以损害公众利益为代价,这样的养老保险改革才能不变味儿。


注:本文内容和图片转载自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

为您推荐